上苑艺术展《定而不确 不定而确》15日开幕

  

展览Exhibition
《定而不确  不定而确》Certainty and Uncertainty

策展人Curator
成浦云 Cheng Puyun

艺术家Artist
2012年上苑艺术馆驻馆艺术家及往届驻馆艺术家Shangyuan 2012 Artist

城市City
北京Beijing

开幕Opening
2012年6月15-20日  June 15-20, 2012

时间Duration
下午4-5点开始    At 4-5 points

地点Venue
上苑艺术馆外与艺术家公寓之间 Shangyuan Art Scene

地址Address
北京市怀柔区桥梓镇沙峪口村

联系Contact
+86 10 60635299   ssyuan@126.com

 

内容Content:

1、靠墙的架上作品展Outdoor Scene painting

2、地面装置Ground equipment, system

3、现场偶发行为和诗歌朗诵Scene Happening Art and Reading poetry

4、篝火晚会(冯言、吴浩宇演唱 ) Bonfire party

马玉江作品《V》在上苑艺术馆后面山下的大秦铁路上

前言(成浦云): Preface (ChengPuyun)

——上苑艺术馆2012年住馆艺术家“户外艺术展”策展手记

  1992年夏的某一天,圆明园艺术家在废墟边的杂木林里举办了一次展览,这次“树林画展”成了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一个“事件”,也一度成为国内外媒体和艺术撰稿人的文字素材,但这些记录者们或许没有在场,或许只是走马观花地看了一眼,并不了解圆明园艺术家当时的实际境遇,于是,有关圆明园“树林画展”的记录总感觉像废墟一样残破。我作为当年圆明园画家村的一分子,也是“树林画展”的亲临者,二十年后回忆起那个场景,细节历历在目,这些细节又总会把圆明园艺术家当时的生活、创作、言谈的镜头在脑子里一一闪回,以至于,当我这个与艺术圈隔绝了十几年的“留级生”再次回到燕山脚下的上苑艺术馆当“插班生”时,一种野生的“丛林情节”不禁萌生,决定在燕山脚下再上演一次“树林画展”。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当我和几名艺术家在上苑艺术馆四周寻找展览的树林时才发现,树林很多,但能够“展览”的树林几乎没有,或在很高的山上须盘旋迂回,或在路边的平地,但不是拉着铁丝不让进入就是火患的顾忌不让展览。最后,找到了附近的一个果园,但园主开出的场租竟比城里的美术馆还高。当我带着无处摆放的怀旧心绪在艺术馆内徜徉时,忽然发现,所谓“树林画展”不就是在树林里搞的画展吗?上苑艺术馆不就是在树林里的美术馆吗?二十年,是整整两代人的距离,但更大的差别是社会对艺术的理解以及艺术家境况和态度的转变。圆明园“树林画展”,因为没有地方可展,或有地方不让展、要钱展不起——被逼进树林;而此次“树林画展”的主办方上苑艺术馆本来就在树林里,却还要寻寻觅觅再找一个“树林”,且不是脱裤放屁多此一举……?

  本来,在树林里办一次怀旧的的展览是“确定”的,放着几千平米的美术馆不用而主动选择树林,又是在“确定”之外寻找一种场地的“不确定”;一番寻访发现,树林虽然很多,却又都办不了展览,“确定”中又有了“不确定”;但这个展览还不能再回到上苑艺术馆的美术馆里面被“确定”成为一个普通的展览,因为现在北京的美术馆、艺术馆等展览场所多如牛毛,展出的东西也是泥沙俱下,实在不缺荒郊野外的这么一个展览。

  于是,这个展览被放到美术馆的外面,既然置身于非艺术展览场所,艺术家在这个场所展什么、怎么展也就不能被“确定”了,一切只有在展览开始后才知道。这个展览甚至不能称为“展览”。

  这年头,我们只能关起门来自己确定自己,但更多的时候还要絮絮叨叨地怀疑自己,把已经完成的自我确定打破;偶尔也被被别人确定,但这种确定除了万幸、侥幸,还有可能是不幸。

  定而不确  不定而确——这是今天的艺术。

   

Ludwika的装置作品与现代舞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