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诗歌节获好评 明年启动“艺术教育公益行动”

  “我的梦想就是像你们一样幸福自由地写诗。”在被小选手问及儿时的梦想时,舒婷这样回答。对于每一代人来说,童年都是内心最柔软和敏感的时刻,一首好诗、一首好歌、一幅好画,都可能会对他们未来的生活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也是小学生诗歌节格外强调“建立好的文字标准”,让孩子习惯自由、真诚、有趣表达的原因所在。

  2011小学生诗歌节获得了舒婷、北岛、贾樟柯、汪国真、郎朗等文化名人的积极评价,将“最优秀的文化与基础教育对接”的理念也获得了文艺界人士以及小学老师们的认可。昨日在颁奖仪式现场,舒婷更是充满感慨地题词“萌发诗苗,志在未来。”据组委会介绍,在成功举办两届小学生诗歌节的基础上,明年将延展至诗歌艺术节,同时启动“艺术教育公益行动”,让最优秀的文化领军人物参与到基础艺术教育普及的公益行动中。

  “这么小年纪就能写出这么好的作品,看了很感动”

  文艺界反响

  “这届诗歌节办得非常好,孩子们这么小年纪就能写出这么好的作品,我看了很感动。”舒婷在参加完小学生诗歌节颁奖典礼后对记者说。在她看来,既评选小学生创作的优秀作品,也鼓励优秀的指导老师和学校,这是一种很好的做法,“可以看得出来,老师们都非常有涵养,很用心地教育学生写诗。”

  广州画院院长方土则认为,致力于将审美教育与基础教育结合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像小学生诗歌节这样的活动更显珍贵。“艺术是创造的源泉,是促使人的思维、改变人的思维的一种方式。但艺术教育渐渐变成一种功利性的教育。很多家长让孩子去学艺术是为了考学,偏离了艺术的本意。无论是诗歌、美术或是音乐,都是一种营养,并不是现炒现卖的东西。”方土认为,许多家长只看见眼前的,却忽略了美育教育是影响孩子一辈子的事情。

  “天空的颜色是湛蓝的,让人很想睡一觉的蓝色;花朵的颜色是五彩的,鲜艳到你的眼睛舍不得眨一眨。”广州市书法家协会主席许鸿基对于孩子们的诗歌印象深刻,他说,除了培养孩子的想象力和创作力,让孩子从自然界细微的关系和关注中发现美,还能培养他们对客观世界的观察和领悟力。

  而在著名话剧演员姚锡娟看来,美育从根本上来说是倡导一种真善美的理念,“特别是对于孩子,口号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空洞的符号,如果少些急功近利的东西,通过一些经典戏剧的演绎慢慢熏陶,让他们觉得这是一种快乐、一种享受,才能腹有诗书气自华。”

  谈到对诗歌节未来的建议时,艺术家们不约而同地强调“公益”的作用,“孩子们的比赛要比成人更加抵制功利的行为,保持纯洁性。”许鸿基说。

  “诗歌言情言志,是最贴近孩子心灵的一种文体”

  教育界反响

  “不是为了写诗而写诗,而是为了培养我们的一颗‘诗心’。”对于诗歌教育的意义,小学生诗歌节“优秀指导奖”获得者、中山市三鑫纪念学校副校长叶才生如此表示。“诗歌言情言志,是最贴近孩子心灵的一种文体,是孩子或含蓄、或直接地表达自己的途径。”叶才生说。广州市教研室语文教研员魏春峰则认为,诗歌对精神的建构作用曾经被人们所忽视,现在,小学生诗歌节把这些作品传播出去,又重新勾起了人们对诗歌的重视,让人们认识到人的心灵和精神世界是需要诗歌来呵护的。

  今年,小学生诗歌节参赛作品达20000多首,越来越多学校开始参与到“诗歌教育”的队伍中去。对于“诗歌教育”在现代小学教育中的作用,广州市教研室语文教研员魏春峰认为,它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以考试为主的教育方法的不足。“诗歌的语言是抒情的,它是个人的、独特的生活体验和感悟。诗歌写作很难被引入到现有的以考试为主的教育制度中来,但是我们又很需要这样的一种教育。”

  诗歌节至今已经连续举办了两届。叶才生认为,下一步应该让它走进校园,应该让诗意的思维、典雅的汉语,尤其是这种诗意教育的施教模式真正融入到寻常的语文和德育课堂中,发挥它的施教作用。

  “让文艺界最优秀的人,参与最基础的社会审美养育”

  诗歌节未来

  正如汪洋书记所说,健康的文化就像阳光、空气和水,是社会及每个人生存和发展的必需品,“文化艺术被污染,社会也会‘生病’。”对于孩子们更是如此,纯净和美丽的母语教育对于他们而言,正是认识世界的第一缕阳光。

  将最优秀的文化与基础教育对接,这是设立小学生诗歌节的初衷,两年来,“致力培养诗心,而非培养诗人”成为诗歌节最响亮的口号。“我们努力让所有孩子习惯并追求真实、自由、有趣的表达,反对虚假、僵硬、无趣的文字。我们希望积跬步以行千里,藉此培养小学生对母语的热爱,保护孩子未被污染的想象力,培育广东下一代的审美力、创造力和价值观。”小学生诗歌节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陈志说,本届诗歌节的优秀作品、介绍诗歌教育的论文都将集结成册,让这些诗意的语言成为孩子们记忆中最美丽的回忆。

  据陈志介绍,在举办两届诗歌节的基础上,设想明年将小学生诗歌节扩充成小学生诗歌艺术节,并与此同时启动“艺术教育公益行动”,以期能团结广东美术、音乐、文学、书法家界中最优秀的领军人物参与到社会审美养育最基础的工程中去。“我们会邀请名家在文化论坛开设主题讲座,普及艺术知识讲座,并走进校园,让更多人能够走近艺术。”陈志还特别提到,明年将与广东专业演出团体合作,排演经典的舞台剧,“比如说我们准备将《白雪公主》排成适合孩子的舞台剧,通过这些经典的作品让孩子的内心保持柔软、真诚和敏感。”

  孩子最怕的是说教,因此小学生诗歌节明年还将开展“诗歌亲子日”活动,在公共场所由诗人开展“诗歌教育”的专题讲座,不仅邀请孩子们来聆听,也让家长们成为诗歌教育的主体之一。

  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 范琛

  实习生 徐丽

  微博反响

  @李广平(音乐人):祝贺所有获奖的小诗人们!诗歌是我们这个时代心灵的稀缺食粮;愿你们永远热爱诗歌、热爱音乐!

  @DJ马莉(广东电台音乐之声主持人):周六晚上在《晚风短笛》的环节中朗诵了广州一位11岁小女孩朱夏妮写的短诗。我的一位作家朋友看了她的几首诗说:“她的诗,就像一个在海边玩耍的人,偶尔会拾到叫人欣喜的彩贝!希望她一直这样快乐地写诗并成长!”

  @沈鱼:诗歌从小学生抓起,功能无量啊。

  @杨永法wingfar:2011广东小学生诗歌节上,聋哑孩子们的诗歌朗诵尽管口齿不清,却重重地震撼了现场的每一个人。

  @刘野1993:小学生诗歌节又开始了?看到孩子们的诗,我无限惭愧,唉,我当年都干嘛去了……

  @Leo_Luo_:现在的00后出人意料的太强大了,我们就这样出人意料地被拍死在沙滩上了!

  @七堇年(80后作家):敬请大家多关注@小学生诗歌节!朋友跟我说,“希望能让孩子从小接触到最好的母语,抵消点基础教育的流毒。”关注下@小学生诗歌节,帮忙让孩子们的诗歌飞一会,感谢大家!

  @辛隋枫:原来现在的文字可以写成这个样子。原来真正的诗歌是这样。

  ★嘉宾感言

  方土(广州画院院长):

  小的时候应到博物馆走走

  艺术教育应该培养孩子的兴趣,兴趣的培养有很多方式,家长和老师可以营造出一种氛围。给一张白纸孩子,给他不同颜色的笔,让他们无中生有地进行创作;也可以向国外的博物馆学习。有时候,我去国外的博物馆参观也会感慨,我来晚了,看晚了,在小的时候就应该有老师带领到博物馆到处走走。

  我认为,现在提倡“中国创造”,就应该从儿童艺术创作做起。

  华明(南方电视台总编室副主任):

  诗歌要走进孩子们的生活

  艺术教育一定要让孩子产生兴趣,所谓“热爱是最好的老师”。也许像虎妈、狼爸,他们也教出了很成功的孩子,但是他们的教育方式很有可能带来反效果。

  要让孩子们在生活中、游戏中接触艺术,让他们得到潜移默化的影响,并且要与老师、家长互动起来。一些重要的艺术作品也许离生活很远,就好像贵重的展览品不能让每个人都摸到。但是,大部分和生产、生活相关的作品,它们的生命力都不会断。如果诗歌离孩子很远,那这首诗歌是传承不下来的。当年,西安曾经提出要通过“古城”这个思路,做一条刻满诗歌的路,让行人走在路上,无论墙壁还是底板上面都写满了诗歌。我觉得这不一定是最好的方式,但这是一个不错的思路。就好像,诗歌不一定非得要在课堂上进行单向的传授,更重要的是能够走进孩子们的生活,走进孩子们的世界。让孩子们主动地学习,而不是让他们单向地接受传播。

  詹秀敏(花城出版社社长):

  让弱势孩子感到有诗有爱

  从母亲的角度,我今天真的流泪了。作为一个母亲,看到这些孩子这么天真和真诚,这才是人的本性啊!我很感动!在当今我们追求升学率的氛围下,小诗人把我们人的本质和人性的一些最真诚的东西显露出来,作为母亲我很感动。今天这些小演员,尤其是聋哑人和残疾人,真的是让我看到很纯真的东西,这是一个很好的点子。尽管我每天都在忙忙碌碌,但我坐在那里,我就突然开始思考我的人生我的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我觉得如果能加一个支点会更好。明年可以为农民工、外来工的孩子单设一个奖,现在有了残疾人和青少年,我们应该让更多弱势群体的孩子也感觉到生活就是这么纯洁,有爱有诗。

  南方日报记者 吴敏 实习生 徐丽

  ▶专访
  湖南卫视《少年进化论》13岁主持人叶子淳:

  读那些诗

  有一种奇特的感觉

  白色耳麦,阿迪达斯帽子,一说话眼睛骨碌碌乱转,透着一股灵动……虽然现在只是香港一名七年级学生(相当于内地初一),但13岁的叶子淳已经算是同年龄段最出名的香港少年之一。他因为在湖南卫视主持《少年进化论》而一举成名,凭借其超越年龄段的犀利又智慧的主持风格而备受人们喜爱。

  昨日,这位著名少年主持人应邀来到小学生诗歌节颁奖典礼上担任主持人,之后接受了记者采访。在叶子淳看来,这次的诗歌节让他觉得很不错,“读到那些诗歌,我有一种很奇特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富有想象力的东西。”

  子淳·诗写诗“讨好”老师得满分

   虽然内地和香港的大部分中小学都没有开设专门的诗歌教育课程,但叶子淳对诗并不陌生。“我就读的保良局蔡继有学校是个很特别的地方,在香港是最早开始普通话教育的学校。这里的艺术教育氛围浓厚,三四年前就有一个学期专门教诗歌。我也写过一些诗,在香港还得过几个奖。”

  谈起自己都写了些什么样的诗,一向大方的叶子淳却有点羞涩:“……写过描写小鱼的,也写过我们老师,当时有位老师怀孕了,我就为她的宝宝写了一首诗,不过,把她的宝宝比喻成了小肉球。我也模仿过别人写的诗。比如,那首著名的‘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有一次老师布置作业,我就用进了自己的诗里,但很直白地去‘讨好’我们老师,当时快到情人节了,我就说‘盼望着,盼望着,情人节来了,老师男朋友的脚步近了’,结果得了个满分——因为我们老师当时没有男朋友。”

  那么,在叶子淳的理解中,什么是诗?这个问题显然对他有点难度,他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才开始下结论:“我觉得,诗应该是一种很美妙的东西,它可以把无数种情绪、体悟、想法,用最精炼的几个字表达出来,并且传递给诗的读者,让读者也产生与作者类似的体会,这就是我认为的诗。”

  子淳·说做主持“不怯场不冷场”

  很多看过《少年进化论》的人,对叶子淳的评价并不是他的歌唱得有多好——虽然他的确是因为在《天天向上》里一展歌喉而被湖南台挑中。观众们印象最深的是叶子淳无比犀利的主持风格。面对诸多嘉宾,几个小顽童不但没有怯场,而且所问的问题与幼稚半点也沾不上边。尤其是叶子淳这个“香港人”,不但国语字正腔圆,还经常把嘉宾们追问得无比尴尬,人称“追问王”。

  谈起自己的主持生涯,叶子淳眉飞色舞:“我做主持的最大好处,就是人小脸皮厚,不怯场也不会冷场,冷场的只是嘉宾,他们经常被问到没话说。别人没话我就自己说。我觉得或许是我天生有点幽默细胞吧,所以大家还看得惯我。”为什么非要把嘉宾逼上“绝路”?叶子淳嘿嘿直乐:“这个啊,大人们相互见面还是有点虚伪的,但我就一小孩,他们也不忍心骗我,所以,大人之间很多话不方便开口,就借着我的嘴说出来吧,反正我问得再狠,他们也不能对一小孩子生气,那太没风度了。”

  子淳·思五年级的论文被“围观”

  叶子淳人不大,干的事情却不少。唱过歌、配过音、拍过广告、当过主持人,看起来对文艺类的东西很有天赋。根据子淳父亲叶清的说法,这一方面得益于他们的家庭熏陶,但更重要的是学校的氛围。叶清是香港著名的国语配音演员,曾经给《花样年华》中的梁朝伟、《无间道》中的刘德华等诸多大牌进行过国语配音。而叶子淳的很多“工作”机会,都是父亲在参加活动时与人聊起来后被人“发掘”出来的。根据叶清的说法,他并不是刻意的,也根本没想过要培养叶子淳进娱乐圈。叶子淳能有现在这样的表现,其学校“保良局蔡继有学校”功不可没。

  根据叶子淳的说法,这所学校从小就对学生的审美教育非常注重,每个学期都有专门的艺术门类让学生们选修,以提高学生的艺术素质。“不光是教我们接受一些知识,更多的是通过一些创造性的东西吸引我们的兴趣。这些创造性主要体现在作业里,很多作业都要花很长时间去做。比如这个星期,我的作业就是要设计一个音乐节的海报。”

  叶子淳清晰的逻辑思维现在看起来同样也来自于学校教育,叶清说,这种教育和他那一代经历的很不同:“虽然现在只上到七年级,但是他很早之前就要写论文了。前段时间有人把叶子淳小学五年级的论文贴到了网上,是他做的关于爱国主义的论文,有调查、有论点,也有摘引。很多网友看了之后都在怀疑,这是不是真的是五年级学生写出来的,但那真的是他的论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