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获特纳奖

  英国当地时间12月5日,2011年特纳奖在英格兰北部城市盖茨黑德的“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颁出。早前,获提名的艺术家作品也在此展出。格拉斯哥艺术家马丁·博伊斯获奖。

 44岁的艺术家马丁·博伊斯站在自己的获奖作品《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之前。IC资料

装置作品局部。几何线条加上简单的颜色,是其作品的特色。

  “金属质地的树木、散落一地的纸质落叶,这是一个具空气感的、静谧的,富有诗意的又有深秋气息的,雕塑般的装置作品。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座惆怅的城市公园。”以上这段极为繁复却也生动真实的描述,来自于《卫报》对马丁·博伊斯(Martin Boyce)作品《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Do Words Have Voices)的评价。这位来自格拉斯哥的艺术家,凭借该作品获得了世界顶级当代艺术奖项之一的英国特纳奖,并将2.5万英镑揽入囊中。

  至此,特纳奖已经连续3年颁给了苏格兰人。2010年的获奖者苏珊·菲利普斯和2009年的理查德·怀特,都是在格拉斯哥长大或接受教育的。《卫报》认为,这一结果显示格拉斯哥俨然已成为英国艺术世界的一座重要城市。

  “一种全新的诗意感觉”

  在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当晚举行的颁奖仪式上,按计划,马丁·博伊斯要从知名时尚摄影师马里奥·特斯蒂诺手中接过奖项。但此时却发生了意外,或者说,一段博人一笑的插曲,一个只穿着短小的粉色芭蕾舞短裙、在松弛的肚皮上写着“学学这个”字样的中年壮汉,试图冲上台去。不过,他最终还是被保安制服并拖了出去。

  在台上,44岁的博伊斯感谢了“妈妈和爸爸,还有了不起的妻子和很棒的孩子”,向自己曾就读的格拉斯哥艺术学院表达了谢意,“当教育被敲诈时,认可教师的价值是至关重要的。”他还引申当下教育经费被削减的现状,称如果他现在仍年幼,都不能确定是否读得起艺术学校,“那种认为艺术学校应该只有显贵才能读的想法,真让人沮丧。”

  博伊斯为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的特纳奖提名作品展特别创作的装置作品《词语确实可以发出声音》,被认为是同时具备了“室内空间与忧郁的都市公园的感觉”。树木隐约显现,它们实际上是用来支撑展厅天花板的梁柱。树上几何形的铝制树叶让展厅里的灯光陆离斑驳。从纸上剪下的树叶散落一地,每一片都有着让人不安的棱角,放置在公园里的垃圾桶,也具有同样危险的尖角。展厅内还有一张硕大的桌子,这是在法国现代派设计师让·普鲁韦的图书馆桌子作品的基础上创作而成的,其上还有儿童般的稚嫩潦草的字迹。博伊斯说,2.5万英镑的奖金正好可以让他收回为展览投入的花费,这笔钱也会直接进入他的工作室。他称获奖本身“是好事一桩”,“但在它之后,生活仍要继续”。

  评委称赞博伊斯的作品“打开了一种全新的诗意感觉”。泰特美术馆馆长尼古拉斯·塞罗塔虽不担任此次评委,但仍表达出对博伊斯的喜爱,“他是一个极其出色的艺术家,在过去的七八年来变得更成熟了。他重新发明了早期现代艺术的语言,并对此非常执著。欣赏他的作品不需要有对早期现代艺术的理解,它们自身就是美的、引人注目的。”

  特纳奖重回文化版图

  入围今年特纳奖的共有4人,除了马丁·博伊斯,还包括卡拉·布莱克、希拉里·劳埃德和乔治·肖恩。赢家不仅能得到2.5万英镑的丰厚奖金,随之而来的还将是在英国乃至全世界当代明星艺术家的地位。此次博伊斯以微弱的优势打败入围者中唯一的画家乔治·肖恩。肖恩的作品大多是翔实描绘家乡考文垂凋零景象的小幅画作,摇摇欲坠的建筑,残破、荒草丛生的郊区街道。

  不论谁获奖,英国艺术圈里的人都认为今年高质量的入围作品让特纳奖重回文化版图。过去几年,特纳奖被讥笑为穿着“皇帝的新装”,早前的获奖者马丁·克里德在2001年的作品是“一个空房间里,灯泡开开关关、忽明忽暗”。3年前,出生于曼彻斯特的英国艺术家克里斯·奥菲利用大象粪便当底座支撑起画作。对于今年的特纳奖,《每日电讯报》的理查德·多蒙特说:“回顾特纳奖20多年历史,这是我心目中最一流的提名名单以及作品展。”

  博伊斯生于南拉纳克郡的汉密尔顿,他是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现在最为知名的艺术课程培养出的首批毕业生,他的同学还包括于1996年获得特纳奖的道格拉斯·戈登以及2007年入围该奖项的内森·克利。颁奖结束后,博伊斯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身边的艺术家,称他们不只是“苏格兰的艺术家”,而应该是“艺术家”。这些人在格拉斯哥形成了一个“小而紧密的社区”,而“我们并不经常讨论艺术。那些都发生在其他地方”。

  这也使得连续三届的特纳奖都颁发给了苏格兰人,2010年的获奖者苏珊·菲利普斯和2009年的理查德·怀特,都是在格拉斯哥长大或接受教育的。《卫报》认为,这一结果证实了格拉斯哥俨然已成为英国艺术世界的一座重要城市。入围者卡拉·布莱克也是另一名来自格拉斯哥艺术学院的毕业生。格拉斯哥艺术学院成立于1845年,是英国最古老的,也是现存为数不多的独立艺术院校之一。

  提升特纳奖的“国家性质”

  今年是首次在泰特美术馆“大家庭”之外举办特纳奖展出和颁奖仪式,也是特纳奖第二次在伦敦以外的城市举行(去年在泰特利物浦美术馆)。选择在其他城市进行,是为了强调特纳奖原本具有的国家性质,以及对展出空间质量的重视。“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曾有过自己的起起伏伏,但特纳奖在这里,比在那墓穴般的泰特美术馆里举办时看起来要兴奋、有趣得多。”《独立报》的查尔斯·达温特写道,“当然,泰特美术馆的身影仍在特纳奖之后,这是毋庸置疑的。但在过去的27年里,我从未看过比这次更精心挑选的、沉着审慎的展览。”

  此次评委包括波罗的海当代艺术中心馆长高弗雷·沃斯达尔,格拉斯哥共同协会主席卡特里娜·布朗,来自伊斯坦布尔的策展人瓦希夫·克顿等人,评委主席则为英国泰特美术馆总监佩内洛普·柯蒂斯。

  明年特纳奖将回归到伦敦和泰特美术馆,但在2013年,又会在北爱尔兰西北部城市德里举行。

  特纳奖设立于1984年,奖励在颁奖前一年有过出色展出的小于50岁的英国或在英国工作的艺术家。它捧红了很多人,之前的获奖者包括雕塑家瑞秋·怀特里德(1994年)、当红艺术家达明·赫斯特(1995年)、易装癖陶艺家格雷森·佩里(2003年)。

  今年的特纳奖提名作品展至今已吸引了12万人次前来参观,将持续到明年1月8日。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