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诗》创刊号新年出版上架

作为《读诗》的姊妹刊物,由潘洗尘、树才主编的《译诗》历经一年多的筹备,创刊号即将于新年出版上架。
另外,《读诗》的另一本姊妹刊物,由潘洗尘、张清华主编的《评诗》也即将正式创刊出版。


 
附一:《译诗》创刊号目录                                                
 
潘洗尘  树  才/ 期待伟大的译者                                   
孟  明 译/[德国]保罗·策兰(19首)                                
黄灿然 译/[希腊]康斯坦丁·卡瓦菲斯(15首)                              
贺  骥 译/[德国]汉斯·马格努斯·恩岑斯贝格(12首)                      
贺  骥 译/一首诗是如何产生的?                                         
贺  骥 译/作为制度的文学或速溶效应                                     
贺  骥/恩岑斯贝格:技巧精湛的介入诗                                      
田  原 译/[日本]谷川俊太郎(2首)                                          
李  笠 译/北欧三位女诗人诗选(20首)                                        
周  瓒  徐贞敏 译 /[美国]布伦达·希尔曼(6首)                          
周  瓒  徐贞敏 译/关于歌、抒情与弦(节译)
姜丹丹 译/[法国]安德烈•维尔泰(12首)                                    
史春波 译[美国]乔治·欧康奈尔(10首)                                 
史春波 译/我的艺术宣言                                                    
杨于军 译/[澳大利亚]布鲁斯·道(10首)                                    
杨于军 译/为什么写作?                                                     
傅  浩 译/[美国]威廉·卡洛斯·威廉斯(18首)                               
傅  浩 译/威廉•卡洛斯•威廉斯的诗论                                           
姚  风 译/[葡萄牙]费尔南多·佩索阿(1首)                                 
李金佳译/[法国]马克斯·雅可布(16首)                                       
赵  元 译/[美国]威斯坦.休.奥登(7首)                                       
赵  元/奥登的世界观与诗观                                                       
伊  沙  老  G  译/[美国]查尔斯·布考斯基(9首)                            
麦  芒 译/[美国]查尔斯·布考斯基(9首)                                   
黄灿然 译/[瑞典]托马斯·特朗斯特罗姆(14首)                          
欧阳昱 译/[澳大利亚]欧阳昱自译诗(7首)                                     
欧阳昱/简谈自译                                                                
诗人映像
诗人策兰/卡瓦菲斯  翻译家孟明/黄灿然  
 
附二: 期待伟大的译者
 

《读诗》之后,必有《译诗》。
《读诗》创刊之际,我们就已经想到了《译诗》。如今,与《读诗》时隔一年,我们就迎来了《译诗》的诞生!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喜悦。《读诗》与《译诗》,怎么能二缺一呢?他们就像一对兄弟,本来就应该共同生长,一起来探索无限自由又极其艰难的那条“诗道”。
天地有大美。诗人情动于心,发之为诗。一首首诗,一旦写成,就开始了对“伟大的读者”的期待。但我们如果希望它们还能在原创语言之外的“另一种语言(译入语)”里被人读到的话,那就得期待伟大的译者了!
汉语新诗,诞生已近百年。我们谁也不会否认,当初正是“译诗”激励了白话新诗的诞生(被胡适称作“我的‘新诗’成立的纪元”的那首《关不住了!》其实就是一首译诗)!经过“朦胧诗”以来三十余年的不懈探索,汉语新诗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进展。在这个伟大的变化时期,译诗做出了重要的贡献。我们认为,汉语新诗以后的变化,仍然需要译诗这块“他山之石”。
写诗之写,为“无中生有”;译诗之译,乃“有中生有”。前者从“无形到有形”,后者从“有形到有形”,但它们需要的是同一种伟力:语言的创造力!一首诗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由语言血肉做成。正是“语言的创造力”,使一首首诗得以诞生;而把它们从一种语言“译入”另一种语言(我们称之为译诗),需要的是再次动用“语言的创造力”。须知,译一首诗,也就是跨语言地“再生”另一首诗。
谁使之“再生”?译者。所以,译诗者必须懂诗(最好是自己也写诗)。
在本卷《译诗》中,我们有意识地推出一批“诗人译者”的译作。诗人孟明翻译了策兰的一些晚期诗作,诗人黄灿然从英语“转译”了特朗斯特罗姆(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14首重要作品(诗人李笠从瑞典语译出的《特朗斯特罗姆诗全集》,已赢得诗界好评,但《译诗》仍然决定刊出这些“转译”,意在引起读者对特朗斯特罗姆的更多关注),诗人麦芒和诗人伊沙(还有老G)相中的是同一位美国诗人布考斯基,他们各自贡献了9首译诗……对本卷《译诗》的所有译者,我们深表感谢。
我们知道,伟大的译者同伟大的诗人一样稀少。但是,惟其稀少,才更加值得期待!
 
潘洗尘  树才
2011年12月3日于北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