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诗刊》推出“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专号

    诗生活通讯社(本社记者子石)2010年9月28日晚间综合报道  日前,《存在诗刊》推出“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专号。

                                             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目录
                            

                                          “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专号前言

    外部行政辖区的划分,可以从同一地域蘖界出一个直辖的城市,却无法割断川渝两地自古以来形成的“文化—心灵”意义上构制的地域形象整体。历史赋予了人们大脑中根深蒂固的联袂命名:巴(山)蜀(水)。
    近年来,随着考古学的深入发掘与研究,尤其以三星堆文物、金沙文明遗址(成都平原)及“巫山人”古人类化石(重庆三峡)为代表的大量实物的出土,无可争辩地证实了渊源于四川盆地西部新石器晚期文化的蜀文化及渊源于长江三峡地区新石器晚期季家湖文化的巴文化,历经漫长历史时间,在不断与外域文化互动——同构——繁衍过程中而成就的巴蜀文化,实则是与荆楚文化、吴越文化一道铸造了辉煌夺目的上古长江文化,成为构成中华文明的又一重要源头。这一革命性的论断,打破了作为中华文明孕育摇篮的“黄河一元”论说。
    复杂、神秘、险峻多变的川地地理结构、气候与由之孕育出的上述博大、厚重、诡谲的文化优势光照,必然反映在语言领域作为最高表达形式与呈现超前意识内质的诗歌创造之上。拭去时间厚厚的蒙尘,我们可以清晰看见一大批陡峭,如径直升入蜀道上空中灿烂若星、光耀四海的名字:李白、杜甫、陈子昂、苏东坡、白居易、陆放翁、黄庭坚、杨升庵、词赋家杨雄、司马相如……“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他们穿越时空,发出旷古绝唱的声音中,饱含个体生命不可重复召唤的生命热力与智慧灼人的灵光,至今仍润泽着这片浪漫、奇崛的大地,也必对更后世代的人文历史创作产生着不可估量的深远影响。
    氤氲的地脉与文脉交错、蜿蜒,浩淼的雾气渐散,太阳的镜头推进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叶的中国诗坛。仿佛波涛汹涌,一路狂飚,无可扼制年青头颅梦想的长江之水,劈开了巫山山脉。继朦胧诗之后,《诗歌报》和《深圳青年报》在1986年隆重推出的“现代主义诗群体大展”,以四川(含当时的重庆)诗人群像为主体构成的“莽汉主义”、“整体主义”、“大学生诗派”、“非非主义”、“新传统主义”凭借独有的语言个性与思想叛逆气质集体杀将而出,构成了大展中最具有文本、语言及诗艺本体精神价值意义的冲击力方阵。“第三代”诗人的概念因他们的命名而奠定了四川作为诗歌大省与诗歌之都的地位。一时间,整个中国诗坛被搅得风生水起,虎贲龙腾,诗歌社团如雨后铺天盖地的火辣春笋,兀立在每一个可能出现的地方刺激着人们饥渴已久的视听与味觉。视诗歌为自我生命的青年志士更是人人激情跌宕,热血沸腾,借助狂乱的酒精、汗毛粗糙的语言及根本无需发誓的爱的烟草,被整夜亢奋点燃呼吸的意识,错觉到自身不再是活在时间的当下,而是直接回到了以诗称霸天下,仗剑无拘鬼神,随时可能摔门而去自由远行的盛唐……
    几载云烟,梦醒回首。满载满魔鬼琳琅脸谱的商品集装箱与冒充上帝万能手指的现金列车,翻过九十年代的隘口突然提速,一场酝酿已久的价值转型风暴,猛烈颠簸乃至从现实生存的根基上掀翻了无数诗人大脑站台中停泊的最后一只鸽子或玫瑰形的竖琴折叠的帆船。“下海”成了那个时期最时髦,远远胜过“诗歌”无穷倍魅力,浑身金光闪耀的新名词,也诱惑了神智昏聩的全民不假思索赤膊上阵。“在最终一场壮烈惨败之后,九十年代起川诗主力土崩四散。”(徐敬亚——《八十年代:那一场诗的疾风暴雨》)
    透过不时有被冰凉人性的‘海水’卷上岸滩的千疮百孔的诗稿残页,与肿胀的各式各样面目全非的汉字遗体的镜片,我们被告知,一部分:光,已然被迎面彻底击溃。另一部分:光,不得不暂时退隐进地层岩石内部的荫凉,以躲避它所遭遇的,前所未有的,文化价值沦丧、道德秩序崩溃及科学技术的白昼时代,所麾下的心灵气候急速进入的黑夜和集体野蛮状态的废墟处境抛射而出的骇人喧嚣。
    但,彰显独立人格,供奉自由创造信念的诗歌精神之火却从未熄灭。它仍停留在原地召唤鹰与骑手。很快,在这片折煞‘上帝之鞭’、神性依然十足的盆地内,又聚集起一批更年轻的,要去为心灵与生命梦想尊严而战的诗歌斗士。在充分承接与吸收朦胧诗及第三代诗歌留下的语言经验及精神矿脉的遗产同时,他们开始更深浸淫进本土更远时间形成的诗歌传统及西方外域诗学的哲思,开始有意识逐步做出自己内省的价值判断并提出自己的诗学主张。其时,随着网络及新传媒资讯技术的兴起、对外开放的印刷业的繁荣,他们得以有表面更宽松的阅读、思考、写作、编刊环境与相对多元的传播途径去与外部的世界取得各自诗歌观点的交锋与交流。在一本接一本新诞生的民间诗刊或文学网站虚拟的空间囤积、奔突、联结,厚厚燃烧着性灵语言、日臻成熟的诗艺与诗思热能的千尺诗稿,跃跃意欲喷薄出冲天大火:“后非非”诗群、“诗镜”诗群、“独立”诗群、“存在”诗群、“终点”诗群、“界限”诗群、“现场”诗群、“人行道”诗群、“芙蓉锦江”诗群、“屏风”诗群……
   仿佛事先冥冥中天命的安排,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公元2006年。“ 非非”重磅推出《悬空的圣殿——非非主义20年图志史》、《刀锋上站立的鸟群——后非非写作:从理论到作品》、“独立”重磅推出《独立十年纪念专号》、“存在”重磅推出《存在十年诗文选》、《终点》复刊号推出、《芙蓉锦江》创刊号推出、《人行道》总第六期推出……“似乎这是一种暗和,也是一种凝结聚薪的齐喊;四川六大重要民刊在短短的数月间便形成一道连续‘爆炸’的耀目诗墙。这样的集束能量,这样的诗人实力阵容,这样的大气与方向性、自由度、狂飙气……是上世纪八十年曾出现的‘四川民间现代诗潮’在历经二十年后的又一次‘集体大出击’。”(发星——《四川,中国当代现代诗歌的重镇》)。
    又一个新世纪十年。
    在这样一个时间端口,《存在》诗刊推出的‘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专号,不仅仅是为了铭刻与纪念四川民间诗歌曾有或现在时刻取得的尚走在半路的辉煌,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次平台集中展示,让优秀的诗人们更近距离通过作品的相互阅读与打量,获得心灵视野上更加深入、细致与辽阔的自我内在审视空间。
    让作品直接面对时间的深渊开口说话,让光召唤出语言更强的极光出场!或许,这就是我们编印此期专号的初衷。

  《存在诗刊》编委会  执笔:陶 春、刘泽球

    注:1259年7月,被欧洲人称为“上帝之鞭”的蒙古大汗战死于重庆合川钓鱼城,使蒙古最高权力形成真空,导致大面积入侵欧洲、兵临莫斯科的各路蒙古铁骑纷纷回师争夺汗位,使得欧洲的历史得以按照现在我们看见的样态发展。

《存在诗刊》 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专号目录

    四川卷

阿索拉毅的诗
白鹤林的诗
柏桦的诗
陈建的诗
陈小繁的诗      
陈修元的诗
陈亚平的诗
丛文的诗
二丫的诗
发星的诗
龚学敏的诗
何小竹的诗
胡马的诗
胡应鹏的诗
蒋蓝的诗
蒋雪峰的诗
举人家的书童的诗
李龙炳的诗
灵鹫的诗
刘泽球的诗
龙克的诗
卢枣的诗
吕历的诗
罗铖的诗
孟原的诗
史幼波的诗
瘦西鸿的诗
孙阿木的诗
陶春的诗
田一坡的诗
凸凹的诗
韦源的诗
席永君的诗
谢银恩的诗
哑石的诗
杨然的诗
杨晓芸的诗
野麦子飘的诗
雨田的诗
袁勇的诗
余幼幼的诗
曾令勇的诗
张卫东的诗
张哮的诗
张选虹的诗
周伦佑的诗
周薇的诗
朱杰的诗
朱巧玲的诗

    重庆卷

安西的诗
白月的诗
陈家坪的诗
范倍的诗
菲可的诗
何房子的诗
蒋浩的诗
金铃子的诗
李海洲的诗
李亚伟的诗
刘东灵的诗
刘清泉的诗
梅花落的诗
欧阳斌的诗
邱正伦的诗
冉仲景的诗
沈利的诗
王琪博的诗
王顺彬的诗
吴向阳的诗
徐恺的诗
杨见的诗
姚彬的诗
赵兴中的诗
指界的诗
周斌的诗

                                   《存在诗刊》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重庆卷评语                

                                    唱和“成都省”:作为外省的重庆诗歌  
                                              波佩

    这是一次奇异的集合。性格迥异、诗风不一的一群重庆崽儿和山城“作女”,被安顿在一块儿,他们的诗生活——若你试图找到一个趋同的联系,那只是因为他们的身体曾经或正在重庆城里杵着,他们作品的质地,他们生命的背景,却如同山城地理,洄水抱山,两江夹城,高低不平,错落有致,而截然不同。
    据空间而划分诗人的作派始于现代,这样子的搞法,是使诗人得以找到属地概念,区别于外省,便于读者识别和记忆的一个短暂有效的方式;只因为新诗的历史太短,构成以朝代划分诗人的资历和沉淀显然不够——在人类历史长途中,真能冠以朝代,比如在“李白”这两个汉字之前加上“唐代”之前缀的现代诗人,在未来命运中又能有几人,可是,谁又能知道呢?
    尚且把这些疑虑交给伟大的未来吧,其实,勿论成渝,抑或京津沪,大部分写诗的人均属“20世纪诗人”,他们且有幸正在跨越两个世纪。我们现在要做的是,鉴别眼下这群人诗歌的出处,以识别它们的出路;好耍的是,在这个码头,我们还要剖析它们的素质,拿捏它们的状态,以便与近邻——川西坝子上“成都省”的哥老倌们做一个莫须有的区别,因为,我们或他们,作为彼此的“外省”之事实,须臾,一晃十数年过去了。
    这样说,是要鼓捣出成渝两地的区别,但是,短暂的历史,成渝两地之新诗却有着千丝万缕甚至是血浓于水的干系。如此,也是这个选本为啥子把李亚伟划归重庆,又把邱正伦请回四川的一个原因。在此,我坚决赞同这样的归类。如果有机会,再把梁平、柏桦、何小竹一干人弄回重庆,那就更安逸,更霸道,更说明问题了……如此一来,重庆便可以交还潜伏山城多年的宋某人宋炜先生,与其兄宋渠,在诗坛,再度行以哥俩合一之诗歌兄弟形象,如此,若比成渝这对亲兄弟——血液里的关系——即便有A型与B型的区分。
    其实,任何一种划分都有它的道理,同时,任何一种属地概念也都有它的“没道理”。水的是,我们还在做“区域文学”与“地域文学”的启蒙,而前者更多一些行政版图似的归类,后者,可以洞见文学的发源、聚合和潮流,可以知识“文学版图”上诗歌河流的真实脉络与未来流向。
  一座城池的文化血型和人文气质,总是与像铆钉一般扎根在那里的诗意相关,时光倥偬,岁月叠加,外来文化的渐进、冲击和融汇,又为它打上后天习性,和新鲜性质的烙印。
    山城重庆,这一座被时光之手反复摔打和锻炼,身心怆然又焕然一新的现代都会,距今已有三千年历史文化,亦有千年诗歌传统。山城和江城独特的地貌,使得这里的居民个性昭然桀骜不驯:或婉约或豪放,或坚定或缠绵,或内敛或开放……特立独立的性格特质,具备了水与火、山与河、天与地的双重性情。古称“江州”“渝州”之江渝,恰巧暗合了它水一般的原始性格,漫溢又聚合,冷静和奔突;俗称“山城”,同时显现了它坚毅和果敢的个性;而早于南宋,此方水土便是当朝天子宋光宗潜藩之地,并循例置府,命名“重庆府”,以志双重喜庆,又昭示了它边陲盛世,世外桃源,烟火漫天,不舍昼夜,四季欢喜的朝天火热景象……“重庆”之名,于一座热烈与冷寂的城池,倏忽之间,至今已披挂八百年历史沧桑。
    展开中国文化地图,重庆城置于西南边地、长江中上游,与北方黄河流域中原大地的人文多有不同。一个是对庙堂供奉、皇帝文化、中心人文和宗族哲学的传播;一个是本性的、民间的、浪漫的、泛神论般的对天性加以善意保持的民生属性。由是,在重庆人身上的文化气质,则多由表至里,以内制外,表现于外在刚烈、豪爽,内里善意、温润。若比山城地理,山川环抱,吊楼蜗居,天堑通途,人类活在此等场景,遥眺与近观,打望或思考,生计里爬坡上坎,忍辱负重,白日艳阳普照,夜里披星戴月,土著诗人时有孔武之气,是因胸中有正直善良的抒发与监守。由此,形成相对独立的诗歌气质。
    那么,目前所指“重庆诗歌”,是以前没有过的称谓——与四川诗歌对应,按照独立建制之后“外省”的由来跟说法,诗歌的单独“建制”,其实也就是直辖之后才兴起的事情了。川渝分家,长短不过十三年。直辖后,纵观重庆文学在中国文学版图上的位置,诸多有识人士开始自觉做一些梳理工作,寻找文学根源和未来气象,以鉴别重庆文学特质,建设可行的发展路径。对于8、90年代重庆诗歌,诗人吴向阳经过考证和总结,曾在一篇论文里首次提出“中国现代诗歌重镇”之概念(详见《城市博览》杂志1997年第四期吴向阳文《重庆,中国现代诗歌重镇》),一时广为流传,间接激发了世纪之交重庆诗歌的自信。
    新时期以来,“巴蜀诗坛”曾占据了中国诗歌半壁江山,而重庆诗歌为此作出了相当贡献。诗歌创作活动主要在重庆的李钢、傅天琳,与北岛、舒婷、顾城等人共同建设和推进了“朦胧诗”潮流;而柏桦、张枣、宋炜、虹影、李亚伟等重庆诗人,与海子、食指、西川、于坚、韩东等等诗人,发起了“后朦胧”以及随后而至的“第三代诗歌”运动;及至90年代,诗歌高潮退落,诗人归于沉静;再后来,通过互联网而兴起的诗歌潮流——在这个选本中的多数重庆诗人,与全国诗人一道参与了这场“没有诗歌英雄”的文学变革,它的指向愈发朝着后现代语境,朝着“无中心”的边缘化悄然前行,而诗歌水准看涨。
    这个选本的视野所关注,并提供给笔者的如下诗人:蒋浩、李海洲、何房子、冉仲景、吴向阳、刘东灵、王顺彬、赵兴中、刘清泉、指界、菲可、欧阳斌等,从之前大量作品刊发于传统文学期刊,而抽身退出,进入网络发表。蒋浩于漂泊途中对日常心灵力量的再度启用,李海洲执著于唯美的命理和华丽的表述,诗歌朝着再造经典的方向稳步前行,何房子浪子回头重拾人间悲悯,冉仲景返乡本民族对民谣的忘情采摘,吴向阳的爱情主义与中年景象天然融汇,刘东灵的少年轻狂与渐趋老成,王顺彬倔强于抒情激活内敛,赵兴中于乡村精神里的心灵暴动,刘清泉化敏感为性感,指界游刃于哲思和诗意之间的冒险,菲可之深度沉吟,欧阳斌的时间魔术与通感通灵……这所有诗歌理想的实现,均于互联网中得到同人的激发、呼唤和高度认同。这个进程中,重庆诗歌于互联网由BBS的全情迸发、有效沟通、提速促进,而后进入BLOG的心领神会和独立建树……如此交流,于无形与虚拟之世界,恰巧契合了诗歌的心灵形态,从而达至对彼此终极诗歌观念产生认同的境地。
    而李亚伟、王琪博诸君,忽而在天上,忽而在人间,忽而,在社会上……阴与阳,水与火,热烈与冷漠,雅致与匪气,在如斯冲突之中,在云层和大地之间,频频爆发出闪电,并在闪电上刻下:某某,到此一游!
    还有,姚彬的肆无忌惮正在演变为洒脱,杨见于静谧中的突发躁动与随后的诗意安抚,陈家坪遵从于散落民间的宗族气息跟合理运用……这些诗人独处偏隅,内心却有永恒的素质。
安西是一个例外,抑郁、阴柔、细微、敏锐,内心的小,一再小,小下去,直到与世界一般小……他的学养足以养活一辈子也无须刊发的诗歌。
    那些有长发有媚眼有美貌的姐妹们,诗歌却是短促而有力的。白月作品的硬朗与自白式的灵魂拷问,在越发成熟的语式之中;金铃子的慢和欲言又止,和纠葛于倔强的爱与恨,和迷失;梅花落的佩刀,钢火与冷艳;沈利的惊恐平息,昔日的眼神混淆,在漫长收获季的神示之中找到或尖锐或恬静的诗意。
    是的,重庆盛产诗意,所谓“百里三峡千家诗”。自古以来,到此宝地拣拾平仄韵律,激发诗情的诗人、骚客不计其数,更多文人则逆三峡经渝州而达至蜀中,为天府之国带去外来诗性,为川西坝子添加无穷巫气。历代的名篇中,屈原的《山鬼》、宋玉之《高唐赋》《神女赋》,以及刘禹锡、李白、杜甫、白居易、李商隐、黄庭坚、陆游等等诗人,均在此留下传世名篇。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重庆土著诗人辈出,李钢、傅天琳、柏桦、李亚伟、李海洲等等一大批诗人佳作迭出,其诗名享誉海内外,重庆亦被誉为“中国现代诗歌重镇”。如今文化和文学活动依然频繁,诗意的呈现已达至各种艺术门类,诸如小说、戏剧、音乐、电影,后起之秀频出,只待时日纵横天下,已形成某种普遍意义上的诗歌传统,这些由各种艺术形式表现出来的诗意,经由诗性漫漶,达至市民心中,俨然已经融入,并成为这座城池文化血型的一部分。

    2010.7 于渝北

                                    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
                          ——新世纪十年川渝诗歌大展四川卷编后记

    如同一列长途列车,当代汉语诗歌几乎一直是在一座昏暗、回旋的山谷里沉闷行进着,辗转着,寻找着方向和回应。这是一种我们自己特色的地下状态,以至于经常陷入虚拟语境下的自言自语或者失语。
    又是一个十年。依照某些评论家的年代学分类,已经该是一代的诞生和一代的退隐了。但实际的情况,却绝非以年代来说事那么简单。说到四川诗歌的辉煌,很容易让我们从记忆打捞出许多已经成为文化典籍里星宿般的名字。四川是一个不缺乏创造历史和改变历史能力的地方。时至今日,我们中不少人还沉浸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与京、沪等地几分天下的“四川诗歌重镇”的历史幻觉里——在那个崇尚群众运动和地方势力角逐的年代,历史和英雄是容易被创造的。所谓“重镇”,那不过是个集合概念,为领袖和对自己写作缺乏肯定能力以及趋附者准备的,当然也是为批评家编写历史而准备的。真正对汉语诗歌有贡献的个体化或者倾向性群体写作,以及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文本才是最重要的。
    世界并没有因为一个新世纪的到来而发生期待中的断裂式的变化。十年来,四川诗歌少了许多上个世纪的革命性、实验性冲动,反倒显示出另一种平和的多样性和个体性,几乎没有怎么参与本世纪初那场新的诗歌“圈地运动”和强行进入历史表演。这或许与诗歌日益边缘化的无奈、尴尬处境有关,也与四川诗人长久浸淫在蜀地的闲适、散漫氛围有关。
    四川人素有“反骨”的传统。所以四川诗歌在形态上往往具有割据的特征。成都继续扮演这个内陆省份诗歌首都的角色。绵阳、内江、德阳、乐山、凉山、泸州、南充等地则逐渐成为拥有或大或小诗人群体的“外省”式城市。但除了发星倡导“地域性”诗歌写作以外,多数人似乎对以地域划分并不十分感兴趣。客观讲,新世纪十年,四川诗歌给当代汉语诗歌的最大贡献,是为数众多民刊的不懈坚持而带来的四川诗人整体性持续写作。正是这些民刊,打破了地域和诗人群体的界限(事实上,很多诗人经常同时出现在不同的民刊上,群体界限总是那么模糊),从而让诗人创造的个体性得到显现。
    在这十年里,《非非》先后出刊5卷,《存在》出刊6卷,《终点》出刊3卷,《独立》出刊10卷,《人行道》出刊10期,《屏风》出刊3期(书刊型),还有《幸福剧团》、《芙蓉锦江》等刊物。《非非》、《存在》、《终点》、《人行道》分别推出了二十年和十年纪念专号(足见四川民刊运动坚持之久)。《非非》、《存在》和《独立》凭借理论和作品文本已经具有流派写作的特征。如此大规模的创作量,对当代汉语诗歌是一笔难以估价的影响。
    周伦佑领军的后非非诗人群,高举体制外写作的大旗,蒋蓝、陈亚平、雨田、袁勇、陈小繁等纷纷拿出自己的阶段性力作,其影响已经超出了诗歌的范畴,成为二十一初期独特的文化现象。存在诗歌群体的陶春、刘泽球、谢银恩、曾令勇、索瓦、田一坡等始终坚持哲学思考和诗歌写作两个维度并进,创作了一批既有“存在”写作取向,又有个人风格的作品。曾令勇与朱杰更是转型成为信仰写作的代表。《独立》倡导的地域写作诞生了一个庞大的以大凉山为中心的诗人群体,并且推出了一系列主题诗歌专号,产生了广泛影响,部分内容具有史料意义。《人行道》采取轮流担任主编的做法,成为最具有民主主义色彩、也最具有包容性的刊物,出刊也很有规律性,张卫东、胡马、卢枣、张哮、高岭、李兵等先后担任主编。《屏风》以成都青白江为中心,聚集了李龙炳、胡仁泽、黄啸、易杉、黄元祥等一批诗人。曾经有一个不错的民刊《幸福剧团》,杜力、韦源、李兵、马雁、胡未、萧瞳、沈映辉、吴建军、琼娃等是其主要成员,但随着杜力等人远走京城,就没什么声息了。
    柏桦在贡献了具有文本学意义的《水绘仙侣》之后,又创作了拷问历史的巨制《史记:1950—1976》。何小竹、席永君、凸凹保持了一贯的写作风格。哑石、举人家的书童、陈建等人续写了一种隐逸、旨趣式的风格,特别是举人家的书童将现代汉诗与佛教理喻、古典情结结合,形成了某种个人体。龚学敏继续宏大叙写的理想,《紫禁城》展现了另一种类型的历史隐喻。70后诗人成为这一时期的生力军,胡应鹏、白鹤林、陶春、刘泽球、陈建、朱巧玲、杨晓芸、周薇、韦源、胡亮等是其中的代表。罗铖、二丫、熊盛荣等80后诗人也逐渐崭露头角。
如果做个粗略统计的话,广义的四川诗人(包括外地进入四川和寓居外地的四川诗人)恐怕从数量上是最多的了。精确去描述和概括这个群体非常困难。编辑本次川渝诗歌大展的时候,我就不得不面对这样的苦恼,为了保持与重庆诗歌总体数量上的平衡,只有忍痛放弃一些人的作品,但保留下来的依然十分可观。邱正伦是个例外,本来是把他放在重庆那边的,袁勇帮着组稿时一股脑放在一块,被波佩以为已经编入四川诗人卷,并且写进文章,只好将错就错,也算一桩文坛逸事。起初还想把曾经在上个世纪八十和九十年代叱诧风云的前辈也收编进来,但多数无法取得联系,相当多的人其实在这个十年早已与诗歌无关了。这是一个双重的遗憾,寻找和放弃的遗憾。
    我时常想,或许所谓“四川诗歌”只是一个伪概念,因为没有谁是为四川这个地域和文化概念而写作的,我们共同遭遇的只是与四川这个地方发生的身体和精神联系。关键是我们中有谁能够坚持得更持久,写作得更深入,更接近诗歌的本质,仿佛是传说中圣杯骑士的角逐。诗歌最终是个人的隐秘事业。
朱大可曾经试图给二十一世纪的头十年命名为“零时代”。这是一个很有意味的命名,既有这十年的数字属性,也暗示了另一种开始或者空白。
    布罗茨基在那首著名的《黑马》里写到一匹“黑得如同夜晚,如同空虚”的黑马,它在篝火外徘徊着、逡巡着,跃跃欲试,“它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或许时间就是那匹黑马,它选择那些能够驾驭并且不肯放弃的人;或许诗歌就是那匹黑马,它在寻找最终写出它的那个人。

                                       《存在诗刊》编委会

                                         执  笔:刘泽球

                                      2010年8月于旌城龙井村

    【信息来源:发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