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中国新诗峰会日前举行

    诗生活通讯社(本社记者子石)2009年5月31日晚间综合报道  2009年最有意义的诗坛盛事,近日由突围诗社发起并举行。诗者,公器也,四海之内诗人是一家。此次有幸邀请到了各位,当今中国诗坛各门各派的代表诗人,共同论剑突围。自1916年胡适发表第一首白话诗算起,新诗已走过93个年头。在新时期网络平台十几年大提速发展之后的今天,来总结归纳中国新诗93年历史经验及剖析前路突围方向,是非常必要的事情。
    值此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即将来临之际,由突围诗社发起的首届“华山论剑:突围诗社三周年暨中国新诗九十三周年高峰论坛(网络)”启动,采用网络互动的形式,由突围诗社邀请处于当今诗坛最前沿的一线诗人,诗坛名家、先锋诗人,及突围诗社部分成员共同组成诗人论坛,涵盖当今诗坛50、60、70、80、90年代出生的诗人,涵盖了当代中国新诗创作突破重围先锋元素之种种可能,黑白两道众兄弟姐妹,江湖好汉,武林怪杰,各抒已见,坐以论道,共同论剑新诗93年。
    对于新诗创作,何以突破自己?突出重围?我们的生活在创作中究竟处于什么位置?各方展示自己的观点,以期为后来的诗写者提供启示录,应视为当代先锋阵营种种创作之可能,这些诗歌观点,第一次集中呈现在大众面前。正所谓,花开九十三朵,各表九十三枝;这九十三年来,中国新诗从起步到如今犹如白发苍苍的百岁老人,我们曾突破过什么?面临着什么?阶段性的胜利是否长足,蔚为壮观?这里或已揭开冰山一角,并于2009年5月28日,民族诗人屈原纪念日,即端午节,发布全文。(友情提醒:本卷可谓集结中国诗坛精英之智慧结晶,从第1位诗人到第132位诗人,都值得您用心阅读)
    感谢大家!此次网络论剑之后,本文及5月份17家论坛、民刊共同发起的“中国诗坛感恩之旅暨十大影响力诗人评选”全文,将同时刊登在由突围诗社选编、本少爷执行主编的突围第二卷:《中国新诗1999–2008》上。第二卷将于突围诗社三周年庆之际,即2009年7月份印刷并寄赠各位朋友,入选作者赠样刊一册。针对本次论谈,因许多朋友邮箱号未知,因此未能预约,是为遗憾。如您有自己观点,请发往liuyi5959@163.com。

    华山论剑:突围诗社三周年庆暨中国新诗九十三周年高峰论坛举行(网络)
    突围诗社地址:http://tuweishishe.5d6d.com/bbs.php
    第一现场论剑:http://tuweishishe.5d6d.com/thread-2793-1-1.html
    参与论剑阵容:(名单参考了回复邮件的先后顺序排列)

    郁葱、王明韵、李少君、汤养宗、罗晖、张执浩、伊沙、沈浩波、陈先发、小引、赵丽华、安琪、徐江、何小竹、曾宏、余怒、朵渔、子梵梅、大草、商略、徐红、凸凹、詹昌政、桑克、阿毛、苏浅、羽微微、李之平、冷盈袖、何武东、艾先、阿翔、李飞骏、马知遥、金黄的老虎、李建明、弥赛亚、君儿、范小雅、张小美、黎阳、见闻、杨雄、李敢、白鹤林、沙马、任知、丁小琪、卢辉、南方、陈小三、叶来、侯冰之、举人家的书童、陈衍强、余丛、张玉明、东岳、钟硕、张建新、李霞、夏雨、天乐、辛泊平、沈鱼、兰雪、刘大程、南人、潘漠子、大头鸭鸭、寿州樊子、岸子、采耳、李双鱼、七夜、忧郁青菜、嘎代才让、韩簌簌、老德、湖北青蛙、杜绿绿、柏羊、浪行天下、王笑风、伊有喜、了乏、黄玲君、汪抒、余毒、刘君一、梅花驿、木知力、王中楠、陈星光、艾泥、张作梗、马兆印、小月亮、方糖、刘馨泉、寒阳、国志峰、施世游、林宗龙、杨晓东、孙启泉、闽北阿秀、伤水、叶逢平、白沙、黄涌、宋雨、魏勃、一树摇风、汪佳琦、左岸、玩偶、晓波、勿、庞华、魔头贝贝、管党生、艾溅果、张惠芬、代雨映、颜非、沈即墨、白玉汤、胡月、吴建明、雪马等诗人朋友。

    现有的“突围诗群”概念,是基于文艺百花齐放的共识,基于承认现有中国新诗各门各派各种风格的基础上,加以识别当代其它成千上万的新诗写作者,而形成了一个我们核心认同:贯通融会近百年的新诗、千年古诗传统、部分外国诗篇这三大传统及借鉴现有各种文艺传统手段,承认和吸收近百年新诗所结下的诸如口语、非非、朦胧之类硕果,同时立足现代生活,突破现有这些写作樊篱,重建心灵家园,呼唤传统回归的标志性诗群。每一个人做一件事,都有理由。我觉得突围结社,是因为大家觉得这事是有益于大众的,是能引导大众浮躁的心灵回归传统,团结大多数人,走重塑传统之路,写出三大传统背景下的好诗。

    不管是诗以咏志,诗以抒怀,诗以抨击,诗又檄文,诗以消遣也好。因此,我一直觉得每个真正有担当和存志高远的诗人,有类似这么个明确目标,能坚持得下来,都是对现代诗歌有一定野心和抱负的人,觉得自己在做一些踏踏实实的有益于诗歌推进的事,不仅是我作此想,突围的发起人,正式成员和预备成员,都作此想,因此行事之时都个个底气十足,因一切出于公心。以下为论坛各方观点采集。本次论剑突围,当代诗坛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可谓宾客盈门,再次感谢参与论剑的兄弟姐妹!(以下为2009年中国新诗百家论坛全文)

                                   开篇:兰庭集序(突围诗社版)  

    兰亭集序(晋)                [王羲之]
    春夜宴诸从弟桃李园序(唐)     [李白]
    突围诗社序(中华人民共和国)   [本少爷、白玉汤]

    中国新诗九十三年,岁在己丑,盛夏之交,会于网络之突围诗社,其乐甚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时推窗,万物俱兴,草绿柳长,又有诗怀雅兴,虽无好酒好杯,三论突围,名家新锐,列坐其次,亦足以畅叙幽情。

    是日端午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长河,遥记屈子,俯察人世。夫人之一世,草木一秋,临文嗟叹,喻之于怀,万物皆有缘而遇,无缘而终。吾人歌咏,惜蜉蝣之命短,叹日月之长明,所以兴怀,古今相同。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盛夏召我以美景,诸兄假我以文章。后人之视今,亦犹如今之视昔。悲夫!故列叙当代群雄,纵论新诗之突围,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后之览者,亦将有感于斯文。

                                 突围诗群全名单(截止2009年5月1日,共计52人):

    赵丽华(冀)、老巢(京)、本少爷(闽)、雷黑子(豫)、易涵(浙)、冷盈袖(浙)、李建明(闽)、李敢(蜀)、骆家塘(蜀)、张坚(闽)、小衣(粤)、侯冰之(豫)、韩簌簌(鲁)、齐宗弟(冀)、果而默(苏)、海灵草(鲁)、王微微(蜀)、方糖(桂)、魏勃(秦)、年微漾(闽)、风重(浙)、李智强(闽)、左岸(辽)、麦朵(新)、蒙蒙(内蒙古)、邓博丹(秦)、姚彬(渝)、张惠芳(湘)、林宗龙(闽)、梁山(豫)、李春筱(皖)、代雨映(贵)、王笑风(内蒙古)、玩偶(秦)、胡海棠(冀)、孙启泉(皖)、张凡修(冀)、一树摇风(豫)、王中楠(浙)、汪佳琦(皖)、娄卫高(浙)、张侗(鲁)、胡月(湘)、李元业(青)、裴丽萍(辽)、骐骥驰骋(闽)、白玉汤(冀)、纳兰容若(豫)、阿咪(沪)、冷雪(黑龙江)、龙野(湘)、麦麦(粤)。

    (一)首先,基于对中国诗歌传统四大官方刊物近年来与时俱进,顺应科学技术媒介发展,由十年前较为落后的纸质选稿,转移到驻扎在网络第一线设置论坛、进行选稿交流做法的敬意,突围诗社邀请了其中两家刊物主编谈谈突围。

    郁葱:著名诗人、《诗选刊》主编
    诗歌写作本身就是“突围”。不突破不突围不冲击,还有什么写作?!
    ——“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偶然的感受,与大家共勉    郁葱

    王明韵:著名诗人、《诗歌月刊》主编
    只有守住自己,才能突破重围!—贺突围诗社结社三周年,王明韵  2009.5.18

    (二)第二部分,突围诗社邀请当代卓有远见的22位著名诗人各抒已见,论剑突围。谈谈新诗发展到今天已九十三年,何以突破自己?突出重围!

    1、李少君:著名诗人、评论家、《天涯》杂志主编:

    李少君寄语突围诗社三周年
    突围,一个颇有概括性的词。圣人说:名不正则言不顺,在此新诗重要时刻,突围一说颇有力量。我个人理解突围应包含三层意思:一是超越,超越以往的观念对立与拘束,比如中西对立、知识分子民间对立等等;二是融合,消化吸收并融合中国古典诗歌、西方现代诗歌和九十年新诗三大传统;三是创新,在新的经验和感觉的基础上出发,创造当代汉语诗歌的新境界。祝贺突围!

    2、汤养宗:著名诗人、当选“中国诗坛感恩之旅”十大影响力诗人(1999–2008)
    单有超拔的感悟如果不依靠表达策略来实现还不是诗歌。凛冽的诗歌都得在独有的语境建筑中完成,多维打开语言的本领是实现它的途径。在感悟那边,几乎不写诗的老人也有。而我们具有对语言深在演绎的方法,这是诗人建设诗歌,突围事物深度与突围世界真实的使命所在。祝贺突围诗社三周年,以上与突围诗社的朋友们共勉!

    3、罗   晖:著名诗人、《中国诗歌选》主编
    三年突围,终获成功!但前路仍需奋蹄。对于现代诗歌的突围,我觉得诗歌的创作,不是语言的简单描述,重要的是诗人真实情感的自然流露!谨以此与突围诗社的朋友们共勉!

    4、张执浩:著名诗人、湖北《汉诗》执行主编
    我还是那句话,主动生活,被动写作。祝贺突围诗社三周年!

    5、伊沙:著名诗人、当选“中国诗坛感恩之旅”十大影响力诗人(1999–2008)
    “突围”是诗歌写作永恒的命题。突出重围是第一步,现在对我而言:是如何突破自己的围城。
    值此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之际,与突围诸诗友共勉:左突右冲,上下翻飞,直捣诗核!
    不论是新诗九十年,还是现代汉诗三十年,现在都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最佳时刻——意识不到这一点的人,是因为他未抵前沿,无所贡献。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刻,有人可以骄傲地说:我们正在刷新这个国家古老的诗歌传统!
                                                      
    6、沈浩波:著名诗人、《2002—2003中国新诗年鉴》执行主编
    诗人的突围也即其生命中的左冲右突,突围之后又是更深的围困,我从不相信有真正的自由之境,但我依然在不断追寻,左冲右突,追寻自由的过程是有尊严的过程,诗的全部尊严就在这个过程中。祝贺“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

    7、陈先发:著名诗人、当选“中国诗坛感恩之旅”十大影响力诗人(1999–2008)
    一个真正的诗人时刻与“围”同在,也时刻有“突围”或“破壁”之欲。何谓之“围”?我理解一是现实的围困。我曾讲,存在三个层面的现实:生活层面的现实;往下是心理层面的现实;再往下是哲学与语言层面的现实。二是自我的困顿。这两堵永恒的墙壁竖立在每一个诗人面前,直到他获得某种“暂时的休憩”即达成了对自我的确认。
    而“围外有围”:应该抛弃“破而远去”的幻觉。时刻形成新的围困,正是一个诗人对自我的考验。
   愿大家在境界上“日日新”!
    —贺突围诗社三周年。
  
    8、小   引:著名诗人、《2004-2005中国新诗年鉴》执行主编,当选“中国诗坛感恩之旅”十大影响力诗人(1999–2008)
    我就说四个字吧,也是我对诗的基本理解。与突围的朋友们共享。
诗就是诗。

    9、赵丽华:著名诗人、当选“中国诗坛感恩之旅”十大影响力诗人(1999–2008)
    突破自己,突出重围!对于一个诗人,好诗是硬道理,别无其他。

    10、安   琪:著名诗人、《中间代诗全集》主编之一
    对我而言,诗歌更像是“突围”的记录而非“突围”的行动。自打我从母亲的子宫“突围”而出,我就面临着我生活其中的每一个空间的包围,这些由特定时间特定地点特定人物特定事件构成的环境,就是我要突围的种种。一次又一次,我不满足于此在,总在寻思“也许生活在别处?”,而一旦我到达“别处”,“别处”很快又变成“此在”等待我的“突围”。我全部的诗歌近乎忠实地记录了我一切的突围,它们多么辛苦!一个个“此在”被我突围后就都“不在”了惟有诗歌还“在”,感谢诗歌!最终我将发现,我需要突围的其实只是自己的心结,或心魔。请让我继续修炼,继续突围,现在还不是停下的时候……
……谨以此与突围诗社的朋友们共勉并祝贺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

    11、徐江:著名诗人、民刊《葵》主编
    所有的艺术,与战争和体育最大的区别在于,后两者需要勇猛,而前者更依赖于智慧。所以,诗歌上最需要突破的障碍,是对自身才华局限的无所觉悟,和对混迹于坛子的迷恋。
    ——徐江题赠《突围》同仁

    12、何小竹:著名诗人
    身上带着诗歌的人,就像怀里揣着刀子的人,年少的时候,总想去跟人比试,总想对着这个世界刺上几刀。而随着年岁的增长,渐渐发现,敌人不在外面,刀的用途也并非攻城略地,让声名远播。如果确实是一把自己喜欢的刀,默默地揣在身上就已经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贺“突围”三周年! 何小竹

    13、曾   宏:著名诗人
    首先庆贺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一个诗社,抑或成为流派,不仅需要同仁的努力与坚持,还得力于开放性地与文学环境互动,正如眼下你们所做的,使诗歌“突围”这一说法得以广播。祝愿你们取得更大成就。下面就您提的两个问题简单作答。

    您怎么看待突围,即写作何以突破自己,突出重围?

    写作何以突破自己?不断突破思维定势和写作模式,以颠覆性的想象力、洞察力、表现力来创作每一个新作品,一直是写作人日思夜想的重要事情。“何以突破”?克服惰性,批判自己,不断进行新的尝试,也许会有所获。“突破”或“突围”的过程,我以为,比成效和结果更具意义,这里边包含了积极的精神因素。

    您心目中现代诗歌最佳状态或最高境界是怎么样?

    现代诗歌的“最佳状态”或“最高境界”,我都没有想过。一首诗写完,能快乐地舒口气说:今天干得不错!我想这就很好了。

    14、余   怒:著名诗人
    祝贺突围诗社三周年!我认为,诗歌不是语言的高蹈和飞翔,相反,它应限制语言的高蹈和飞翔,因为它是小人物的艺术,是生活失意者和受伤者的艺术,而不是贵族和绅士的艺术。

    15、朵渔:著名诗人
祝贺突围诗社三周年,同时也预祝你们突围成功。
我尚不清楚被什么围困。看不到围困之物,突围就是盲目的,会陷入“无物之阵”。当一个诗人看清了那围困之物,事实上你已突围成功——你会如大幕拉开般豁然开朗。——朵渔2009-5-14

    16、子梵梅:著名诗人
    有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围”在哪里,无从“突”起。有一些人以为不在“围”内,四处都是出口,哪知无“围”即无出口。只有在建立和稳定了自己的“围墙”前提下,才谈得上突破。于当下诗歌,也许“突围”是个伪命题,明里暗里谁都在做着,成效不同而已。因自身的需要而迫切寻找破和立的机会,主要力量并非来自外界的敦促和介入,他者很难真正形成围困的局面。突围欲望不能过度强化,否则可能导致身陷新的樊篱。这与突围诗社成立的衷肠是否有所不同?我想突围诗社当然无须局限于“破围”,还可以有“建围”之为。祝贺突围结社三周年,祝福突围的朋友们!

    17、大草:著名诗人
    我认为,突围是一种有意识写作,每个人都需要找到适合自己诗歌写作的道路,突围选择的方向可以往北,也可以往南往东往西,甚至可以不走,做深入的潜伏。重要的是你知道自己要什么、知道自己的潜质和方向。此贺突围诗社三周年!

    18、商略:著名诗人、《南方》诗刊主编
    祝贺“突围”结社三年。对于写诗的人来说,“围”是我们自身,不同写作期的不同拘囿。无论我们能不能突围或推翻我们自身,但此过程却是构成整个诗歌史的全部。与突围诸友共勉!

    19、徐红:著名诗人、全球华人女性最具实力诗奖“第三届叶红女性诗奖”首奖得主
    突围是新生的开始,是诗人对这个广袤世界的承担、尊重和关怀。这里,慈悲心和爱缺一不可,美德和良知是基石。
    贺突围诗社三周年。
    徐红,2009年5月于安徽

    20、凸凹(著名诗人,《中国诗歌双年选》主编之一)
    现代诗无不依赖于、存活于每一国家、民族、团体中每一具名的个体中。就每一位写作个体而言,他(她)应该是,对自己和向内而言,一直致力于突出平庸的围而亮示不平庸;对他者和向外而言,一直致力于突出大众的围以鹤立不大众。看得出来,突围诗社,正在突出团体的围。
    突围诗社成立三周年志庆!凸凹,成都

    21、詹昌政:著名诗人
    祝贺突围诗社结社三周年!
    突破常态,围追陌生。

    22、桑克:著名诗人
    寄语突围诗社三周年:
    无信无爱,蒺藜丛生;灵魂烛照,迷障自解。与突围诗社诸君共勉。
    2009.5.25.

    (三)第三部分,放眼中国新诗版图,邀请108位真正的实力先锋,当代中国诗坛处于一线的中坚力量及突围诗社的成员共论突围,他们构成了现代诗歌先锋突破之种种可能。(由于内容较多,108位先锋名单公布如下:
    阿毛、苏浅、羽微微、李之平、冷盈袖、何武东、艾先、阿翔、李飞骏、马知遥、金黄的老虎、李建明、弥赛亚、君儿、范小雅、张小美、黎阳、见闻、杨雄、李敢、白鹤林、沙马、任知、丁小琪、卢辉、南方、陈小三、叶来、侯冰之、举人家的书童、陈衍强、余丛、张玉明、东岳、钟硕、张建新、李霞、夏雨、天乐、辛泊平、沈鱼、兰雪、刘大程、南人、潘漠子、大头鸭鸭、寿州樊子、岸子、采耳、李双鱼、七夜、忧郁青菜、嘎代才让、韩簌簌、老德、湖北青蛙、杜绿绿、柏羊、浪行天下、王笑风、伊有喜、了乏、黄玲君、汪抒、余毒、刘君一、梅花驿、木知力、王中楠、陈星光、艾泥、张作梗、马兆印、小月亮、方糖、刘馨泉、寒阳、国志峰、施世游、林宗龙、杨晓东、孙启泉、闽北阿秀、伤水、叶逢平、白沙、黄涌、宋雨、魏勃、一树摇风、汪佳琦、左岸、玩偶、晓波、勿、庞华、魔头贝贝、管党生、艾溅果、张惠芬、代雨映、颜非、沈即墨、白玉汤、胡月、吴建明、雪马、本少爷。详细请看:http://tuweishishe.5d6d.com/thread-2793-1-1.html)。

    (四)第四部分,突围诗群作品选。(突围诗群共52人,选21人,共32首)。(由于内容较多,详细请看:http://tuweishishe.5d6d.com/thread-2793-1-1.html)。

    (五)第五部分,论突围之意义所在。

    如何挽救市场经济条件下,物质文明高度发达,精神文明特别是文学艺术、诗歌日益边缘化的命运?难道是我们的人民抛弃了诗歌?难道人民没有内心了?又难道是诗人自闭,自绝于人民?这之间肯定有一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事情终归需要有人来一点一点做起。如果我们的国家不来做这件事,为什么我们不自己来做这件事?好比我上次说,我们突围诗社在做的事,就是来影响每个成员自己身边的人。

    1,至少让他们有可能重新拿起唐诗宋词来读,或去购买回来读。

    2,至少我们身边的朋友,经过我们的推荐,愿意去认识什么是好的新诗,去购买好的选本阅读,客观上增加潜在读者群,这对于挽救诗歌日益边缘化,破除诗人孤芳自赏的局面肯定是有益的

    3,真正消除人心深处的种种浮躁,经诗歌浸润,得以缓和、释放现代生活的压力。如果我们在做的事情能达到这样的潜移默化的目的,比如挽救回一些内向、生活压力大,有可能有自杀倾向的年轻人,重新唤起他们生活的勇气,我觉得就很欣慰了。

    4、目前申请加入突围诗群并已通过的约计五十多人,大概通过率为60%,在现有50人基础上,每人如果影响身边朋友10个人,那就是影响500人,这些人再影响各自身边的亲友,这就是一个几何倍增方程式了,会有多少人重读唐宋,安抚住浮躁之心,重新唤起诗歌阅读之内心洗礼?

    因此,不怕做小事,就怕诗坛个个装逼、假清高,不为推动诗歌做实事,宁愿冷冷看着还说些风言冷语,而什么实事都不做,或者少数几个人拉帮拉派自娱自乐就觉得好了,排斥他人。有何意义?在这个反崇高的时代,有可能很多人暗中冷笑,但事在人为,如果我们大家都不愿意付出,不愿意做事,那是不是结局会更惨?我们突围诗社在带头做这样的细微的事,无怨悔。在现有网络,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的情况下,如果世上多几个如突围这样的热心团体,带头组织做这样细微的事,来推动影响身边的人,何愁不成为诗歌界的二次崛起之路?

    5、当然,诗人情怀也是一直存在内心深处的,甚至于每个文学爱好者也具有这种高尚情操的,与这些文人遗传的陋习并存,突围,要做的就是每个诗人的自我审视与涤荡,去除内心的一些千百年来共存的恶习,让生活与诗歌都回归最真的自己。又比如,我觉得有人说起的官方与民间的对立,在我看来简直就是笑话。发表,不论官刊或民刊,只是渠道的不同;只是官刊的传播系数更大一些;获奖,官方、民间渐渐平等,诗歌界的价值观,因为市场经济的冲击,及网络的出现,发生了大逆转,但也可以说是回到了最初的平等局面。而有些朋友走极端,鄙视作协,自以为是,认为作协的官方的都是垃圾,这种观点我也不敢苟同。因此直面名利,当夸则夸,当批则批,从作品出发,从不讳言。这应是我们诗社所提倡的坦荡之一种。

    因此,突围,它让我们看到一种倔强,即使现实残酷,也要坚持前行,高声呐喊,迎风歌唱;让我们看到一种希望,我们的社会还存在一群心向天空,脚踏实地的人。借用南方都市报的一句经典,“让无力者有力,让悲观者前行”。这何尝不是我等突围中人应尽之义务?加入突围,我们并不能替你去改变现实生活,给你带来多少名利,但愿我们能给予您一时片刻的慰藉,这,也就足够了。

    在突围诗社这里,从2006年7月29日结社算起,我们着手做的极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团结一批人,影响一批人,改造一批人,培养一批人,特别是新的年轻一代的具有诗人情怀或气质的文学诗歌爱好者,因为他们人之初,接受什么样的诗歌传统,将决定和影响他们未来一生的写作,而突围的薪火需要代代相传,新鲜的血液才不会断流。

    因此,突破自己,重塑中国式汉语诗歌传统是突围诗社的重要课题;突围结社即将满三年,但下一个三年,还是三十年,还是三百年,此间的诗人们:不管你是否突围诗社正式成员,都必得有泛突围理念,让我们共同携起手来,尽一份微薄之力,致力于批评与相互批评,为中国诗歌传统保存一点薪火,投身于这新诗(现代诗歌)火焰即将燎原的时刻,为中国诗歌第一次复兴奉献个体独立文本的巅峰之作。

    与千年古诗词相比,不足百年的新诗还有很长路要走。不论是先秦还是汉乐府,建安风骨或称魏晋风度,唐宋风骨,如何在现代生活中找到平衡、支撑点,这是几代人必须要走的突围之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不从传统中吸收养分,只一味去照搬外国诗歌,是本末倒置的事情,是关系到新诗在中国现代语境中何以存活的重要问题,终会导致新诗枯萎。因此,如何走中国式诗歌复兴之路,如何突围而出,破腐去旧,就是值得我们共同探索的问题。

    经此次调整,突围诗群已达52人,渐成涤荡之势。今年是2009年,是中国现代诗歌在网络平台十年快速发展之后的第一个分水岭。1999—2008,这十年,是中国社会变革巨大的十年,社会经济长足发展,转向市场经济的重要十年,一方面是经济的巨大发展,带来繁忙的生活,现实生活中人们的交流越来越少,疲于应付工作;另一方面人们对于精神食粮的追求也日益突出,渴求一个透气孔、放松场所,于是网上交流成为一种新的方式,网上阅读与写作已成为当今社会的主要方式。这十年也是现代诗歌在网络上得到快速传播的十年,遍布中国的诗歌论坛风起云涌,旗帜变幻,蔚为壮观。因此,从这个大环境背景分析可以看出,今年应是我国诗歌发展具有转折意义的重要一年。历经十年的网络传播方式,该浮出水面的诗人都已浮出水面,浮不出水面的,正在断续着自己的吟唱,力争突围而出,因此,今年是“突围年”。欢迎更多认同突围诗歌理念、优秀的诗人朋友们申请加入突围诗群。以今年为分水岭,未来写作的方向,永远在更高的起点粘,更艰难突围的路上,中国的现代诗歌将何以发展,走向何方?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年,我们欢迎更多青春当道的天才式诗人加入突围,有待于突围诗人交出自己的一份答卷。

                                     (六)《2009年中国新诗峰会:迟到的嘉宾发言小集》

    随着2009年中国新诗峰会的举行,邮箱liuyi5959@163.com及新浪评论陆续有一些刚得知消息的突围新老朋友、诗人参与了进来,祥见《2009年中国新诗峰会:迟到的嘉宾发言小集》,收集有效时间为2009年6月15日之前,因6月底突围第二卷:《中国新诗1999–2008》即将印刷。

    1、四川诗人馨文:祝贺突围结社三周年,敬仰突围成功者!生命的形式本就是一种突围,只是力度的大小而已。每一个个体其实都在突围中。感谢突围让我认识什么是好诗,虽然它颠覆了我多年以前的认识。感谢本少,及突围群体的文本,让我意识到文字的力量。

    2、浙江诗人何山川:人有七情六欲,肉体会生老病死,人生在世,即入无物之阵。不悟则执迷,则不解,则苦痛。悟则苏醒,则达观,则自在。不悟则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不战而亡。悟则纵有十面埋伏、铜墙铁壁,亦能拈花而语、笑傲江湖。故于我而言,突围即努力悟道。正如: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是一种悟;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是一种悟;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是一种悟;只不过今朝非去岁,此悟非彼悟,一悟得一境界,大悟得大境界而已。

    3、河北诗人黄海声:突围三年,热烈祝贺!

    突围个见:是深邃、浩瀚、瑰丽从肤浅、狭窄、丑陋中突围出来;是嶙峋、久远从光滑、短暂中突围出来;是萧瑟、透明、爽亮从温吞、污浊、滞涩中突围出来;是复活、超脱、升华了的传统的生机活力从“现代、太现代了”的堕落、萎靡、煎熬中突围出来……。

    突围让我们感受到从时间隔离中解脱出来,感受到过去是我们的现在在减少,未来是我们的现在在增加,在自由出入的时间中感受到文明初创时的记忆重现与天启的万般亲切。

    突围是诗歌本身与每个诗人精神境界中那种诗之为诗的不可磨灭的因素的一次次发现、重逢及相互倾诉;突围是诗歌本身对板桥霜吹般的山河脉络往事、对江枫渔火般的乡愁怅惘、对落英缤纷的世外光阴……不露声色地挖掘重温、时空相叠地遥望怀想、悠然豁然的洞开敞见;突围是从文明疾病的淹没、覆盖、侵吞、悬置中归回闲放到一种接近永恒的精神健康状态,至少在精神意义上尚可进行一场场聚散从容的知音世说、兰亭雅集;至少在生命的羁旅穷途中总还能让我们见到相距不远可以遥望的家园亲人的一道道朦胧恍惚的孤影……。等等,等等。  

    策划:突围诗社
    出品:中国诗坛先锋诗人
    总撰稿人:本少爷
    定稿时间:2009年5月28日

    【信息来源:且歌且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