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届珠江(国际)诗歌节诗人云集 雨中聆听诗歌的声音

第二届珠江(国际)诗歌节诗人云集场面热闹 雨中聆听诗歌的声音

  本报讯 (记者/蒲荔子)“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有人在朗诵海子的诗。有人在朗诵舒婷的诗。多多在朗诵多多的诗……灯光变幻,人声嘈杂,掌声雷动。有人从海南赶来,有人从湖南赶来。诗人可能从未面对这么多的观众,人们大概也从未见过这么多的诗人。甚至连早已宣布不上台、不接受采访的舒婷也被感动,上台感谢读者。前晚,第二届珠江(国际)诗歌节朗诵会现场气氛热烈,1000多人在现场聆听诗歌的声音。
  “诗歌在别处”,人们在雨中。昨晚,虽然下起小雨,广州半山雍景园还是座无虚席。虽然少了几位诗人,但是气氛反而更为热烈。根据王来雨同名长诗改编而成的诗剧《瘟疫王》令无数观众欢呼雀跃。
  
  最痴迷的听众:
  白发老者等了一天
  搬椅子、找位子,呼朋引伴;灯光中喷起干冰,烟雾缭绕,似乎空气被热烈的气氛蒸发……记者在前晚在现场看到,7时30分开始的朗诵会现场,还不到7时已经拥挤不堪。
  朗诵会在罗马家园会所中央大厅的圆形小剧场举行。水池中央的舞台,因为四周人头攒动而显得更加小巧。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一共摆放了800余张椅子,但还是有很多人因为找不到座位而焦急地张望。二、三、四楼的栏杆前也围满了满怀期待的听众。总数有1000余人。
  听众中有满头银发的老人,也有牙牙学语的小孩;有三五成群的同伴,也有携妻带子的一家;有满腔热血的诗歌青年,也有看看热闹的街坊。参会的诗人郑天新惊叹,他参加过30多个国家的诗歌节,也很少碰到像这样轰动的场面。
  在许多老人中,有一位头发最白的人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记者走过去问他,才得知他是从广西南宁连夜赶来的。陪同父亲前来的女儿告诉记者,因为不知道时间,早上7时30分他就赶到了这里。这会,只吃了一顿中饭的他,肚子饥饿,心情激动。
  另外几位从长沙赶过来的大学生,见到记者竟询问知不知道诗人们在哪休息,他们来这里,就是想见到他们心仪的诗人:舒婷、多多、王小妮……等到朗诵会开场后,记者看见,他们已经穿梭在诗人中间,要求签名合影,忙得不亦乐乎。
  
  最热烈的场面:
  舒婷破例上台说话
  诗人们的朗诵是昨晚的主题,但是由于音响和经验不足的原因,朗诵的效果一直不是十分理想。高潮出现在舒婷出场的那一刻。
  现场曾有许多人表示,他们是冲着舒婷、多多等人来的,所以他们一直期盼着舒婷出现。可是他们不知道,舒婷有一个“潜规则”:可以参加活动,但不能接受采访、不能上台。前晚,这个规矩被她自己破了。
  当一位诗人朗诵舒婷新写的一首诗的时候,全场沸腾,“成为手臂的海洋”。接下来,中大一位学生突然又自告奋勇上台朗诵那首人人耳熟能详的《致橡树》:“……我爱你伟岸的身躯/我更爱你足下坚持的土地”。人们再也按捺不住了,高声呼喊着舒婷的名字,并献上暴风骤雨般的掌声。
  舒婷站起来,走出嘉宾席,走上圆形舞台,向人们挥手示意。她说:“感谢读者对我的爱护……”接下来的话就被欢呼声和掌声淹没了。等她说完想要走下台的时候,蜂拥上来的读者让人感觉到诗歌曾经多么光芒万丈。到活动散场、记者离席的时候,仍然看到一群人围着舒婷。
  而其他诗人也让人们看到诗歌之光是如何滋润着诗人们。王小妮一袭长衣,幽雅而明净。巴西女诗人玛丽亚笑靥如同最初来到世界的孩子。
  
  最新颖的节目:
  诗剧《瘟疫王》热演
  雨一直下。半山雍景园一直很吵。突然,音乐变细,黑袍、太阳冠、白色面具的“瘟疫王”来到舞台中央。随后,是挎着小包的杜十娘;铁拐李像绑着绷带的圣诞老人,韩湘子和戴着眼镜的何仙姑当众调情……雨时小时大,但是听不到雨点落下的声音,因为现场的观众不时发出大笑,目不转睛看着诗剧《瘟疫王》的演出,已无暇顾及其他。
  据了解,昨晚的“诗歌在别处”着重表现的是诗歌与其他艺术形式的融合,如欧宁、拉家渡的诗歌被谱曲演唱。但最令人耳目一新的,还是由王来雨的同名长诗改编、暨大四年级学生麦荣浩执导、美院、华工、中大等大学学生表演的诗剧《瘟疫王》。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剧人物形象十分童话化,但是表达的却是最贴近现实的主题。剧中人物不时说出海珠桥、城中村这样一些广东人熟悉的词汇,现场观众不时大笑,掀起晚会的第一个高潮。
  除了台词的诙谐、深刻,该剧的造型、服装也引起观众的极大兴趣。还在开场前,记者就听到有人指着后台的演员表示吃惊。一位观众表示,诗歌与舞台形象的结合原来只能在电视里看到,没想到今夜却能在雨中欣赏。
  该诗作者、编剧王来雨告诉记者,这是一首他未完成、但让他心力交瘁的诗。《瘟疫王》本是一首描绘灾难与欲望的长诗,用反讽的笔调,揭示面对困境时人类的种种反应,表达人们对健康、自由与人性自我解放的呼唤。而改编成诗剧的时候,王来雨特意加进了许多叙事性的因素,因为这样可以“借助舞台表演,让诗更走近热爱她的人们。”
  王来雨还介绍,诗剧本来就既是诗、也是剧的一部分,中国古代的元曲本身就是漂亮的诗歌,外国莎士比亚、耶利·内克的戏剧本身也就是诗。只不过中国现代诗在继承中国古诗与学习西方现代诗的时候,都出现了断层。他认为,诗剧比诗歌更通俗、更容易获得更大范围的认同。因此,在诗歌越来越遥远的今天,诗剧是拓展诗歌表现形式的重要手段,也是传播新诗的重要形式。

  图:
  诗剧《瘟疫王》的演出让观众大开眼界。
  诗歌节的表演现场人气极旺。
  著名诗人舒婷受到热捧。
  巴西女诗人玛丽娅上台朗诵。
  本版图片 本报记者 刘力勤 摄

  (来源:信息论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