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着的梦呓——冬柳

  醒梦-东流

  

  

河流和湖泊随处可见柳树。

  

春天来了,树枝和芽嫩嫩地缠绕着成千上万的丝带,随风而舞。带给人们生活的敏捷性和春天的充实。唐代古筝有句俗语:“半烟半雨的河桥,映照着杏桃山路。人与人之间无穷无尽,春风无边无际。”何志章的诗更为人所知:“碧玉的妆高一棵树,一万根绿色的缎带垂下来。我不知道是谁剪了薄薄的树叶。二月的春风像剪刀。”

  

在冬天,树枝和树叶卷曲成千上万的垂鞭,它们应该寒冷而结霜。与别人一起生活的沧桑,秋天是凄凉的。唐代陆贵蒙有句谚语:“刘婷倾斜到野蛮的窗户,衰落的斜坡在小江附近。在那儿,霜和风飘散了,冷的海鸥使它们震惊了。”而韩红的《张泰流》也许很少见。 “刘太太,刘太太!现在老了吗?即使长条似乎从老下垂下来,也应该折断。”

  

如今,在冬天,河岸上有柳树,上面有黄色的叶子和树枝,在春天,繁华的夏天和令人敬畏的秋天都远离信心。不是他忘记了他的热情。在一年中的季节里,它站在岸上水的边缘,让云层升起和下雨,水在波浪中嬉戏。富荫和绿色和黄色,树枝和树枝飞扬。意外地趋向火焰,意外地跟随波浪。任二春的秋千变了,他飞向了阳光。

  

刘的野心是否有必要穿越红尘世界?

  

  

黄色的树叶和树枝没有被遗忘,沿着河的倾斜是自然的。

  

云腾屿死于生死,水在波浪中嬉戏。

  

反射月亮和鞭子三百列,追风吹剑五千名士兵。

  

不要要求凌空抽射,只需等待春天回来。

  

-齐鲁冬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