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Cecilia松子

  这份爱可以成为回忆

  
作者/张柏芝松果

  
笔墨,诗词和美酒的古老梦想给人以休闲的感觉。相思病在老花眼之前变薄。

  

  
在窗户外面,偶尔听到的细雨的温和韵律清晰而平静,散落在我的院子里,使茶树的开花枝变肥。想一想,过去的几年秘密变化,三月不再是那么短的时间。前一年的歌曲《埋葬花吟》只有短歌的回味,就像一首悲哀的诗。它沉入浅水,悲伤而优雅。

  

  
回头看后,你仍然是你,我仍然是我,但是你和我已经走得很远,在陌生的状态下转向陌生人,仍然不知道,他们会在他心中的眉毛中期待?谁是前世的依恋者?谁是今生的灾难?谁会是下一个周期中最不愿意忘记的人?到了晚上,春天的衣服被眼泪浸湿的时候,又是谁呢?

  

  
一首诗的词汇变成一团阴影,回头一看就是徒劳的过去。前面是清澈的水的幻影,后面是红色的灰尘的混乱。宋词的瘦弱女人,她是浮在水面上的芙蓉花,纯净的泥土和尘土中的荷花露水,holding着一根蓝色的杆子,踩着一艘轻船,涉水于盛开的荷花中。花镜子里的水来了,对我微笑。

  

  
轻拂微风,踩着古诗词,唱歌唱歌,站在楼兰的薄雾和雨中数千年,站在楼兰的薄雾和雨中,穿越绿色的山脉和碧绿的水,回顾五千年的历史。我想到了你,一个从诗里出来的男人。优雅而宁静,像冬天的李子。

  

  
我仍然记得,当我第一次遇见你时,你在微笑,我在眉毛间读了些什么?这是不幸的事,是一场灾难……三个生命的结局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思想和诗歌!

  

  
我看不到长江南端有谁在等。我只是叹了几千年的窗,您能看到我的期望吗?在我的写作中,你的影子。

  

  
“三万醉酒的笑声陪伴着公众。没有必要抱怨,酒者从不排便。”所有的英勇承诺从未实现。在那凄凉的夜晚告别,就像一朵盛开的荷花。小涵残梦,这荒凉只是你造成的。那天,你挥舞着袖子去了一个遥远的地方。你说过,当你回来时,我会醉汉。

  

  
也许这次相遇只是一个春天的花朵落花和流水的故事。也许您的内心从未愿意留下,它无法像水一样安静。

  

  
每当野鹅一词回头,月亮满是西塔时,我只能徘徊在秦的悲哀中,在鲜花和悲伤的春天中,只在淡淡而悲痛的词句中,没有人能理解我的灵魂。在“握住儿子的手,与儿子同年”的幻想中。

  

  
只有对您的渴望可以通过笔尖的笔尖与温柔的诗句混合在一起,打成笔记,折成小船,放入长长的渴望之河中,让它漂流。

  

  
也许,这辈子只有回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以下吧
点赞0
分享
相关推荐
评论 抢沙发